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星深圳场友会

联系乡情,团结友爱,济困扶危,造福乡梓,共谋发展

 
 
 

日志

 
 
关于我

“红星深圳场友会博客”,是为红星场友会的会员和广大在外的红星人,专门搭建的一个情感交流平台。其目的就是要让大家在人生的旅途中,在此小憩、在此倾诉、在此减压、在此加油。让漂泊在异乡的你,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友情和亲情,让每个生活在深圳的红星人的手握得更紧,心连得更近,具有更强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网易考拉推荐

以广东农垦为原型的长篇小说《天胶》出版  

2011-10-18 14:30:48|  分类: 广垦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广东农垦为原型的长篇小说《天胶》出版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博客

       由湛江农垦局傅学军创作的长篇小说《天胶》日前已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以2000-2010年的南方农垦为背景,记录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揭示了个人、集体与国家利益如何实现统一,人与自然、人与人乃至国与国之间如何和谐相处的时代主题。通过塑造高天、张军、李毅等肩负国家使命、发展天然橡胶,响应省委号召、带领农村脱贫致富的农垦干部形象,讴歌了为民解难、为国分忧、为世界做贡献的责任意识和时代精神。
     《天胶》讲述了在遭受特大台风和决策失误,职工生活难以为继、面临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主人公高天临危受命,从北京空降到南方农垦主政,并作出了农垦的事业必须与国家的利益相统一、农垦的问题必须通过自身的发展来解决的正确抉择。第二个主人公张军本是局机关的一名处长,在新组建的南山农场百废待兴之际,主动请缨到南山农场担任场长。他带领干部职工收土地、种橡胶、建公寓,与台风、寒害、暴雨等各种自然灾害作斗争,将一个行将崩溃的农场带出了困境。而另一个主人公李毅,家庭条件优越,重点大学毕业后本有一个难得的留校机会,但他放弃城市,自告奋勇来到偏僻的南山农场做秘书,随后又被派到贫穷的南山村做扶贫开发驻村工作队队长。他不仅改变了村里贫穷的经济和村民落后的思想,而且实现了农村农民与农场职工的共同富裕。
       该书由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文学教授刘海涛作和人民日报社资深记者张毅分别作序,全书21章168节约330页32万字。目前在新浪、凤凰等网站读书频道均有选载。书稿出来后,受到了农垦领导、专家学者、青年人和出版方的肯定和喜爱,被评价为有较高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是一份难得的文化产品和垦情教育读本,对了解农垦发展进程、振奋农垦职工精神、提升农垦行业形象、展示农垦社会责任等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
                                                                                                                                                                                         湛垦办

                                       以广东农垦为原型的长篇小说《天胶》出版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博客

          天胶 第一章 脑袋问题

                                               (1)   光头

你是谁?就在张军走进家门时,刘燕这样问他,其震惊程度不亚于家里突然闯进来一个凶神恶煞的强盗。

“好歹也算个处级干部,怎么可以这样做,竟然敢剃个光头回来。你以为这个脑袋是你的私人财产吗?想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刘燕非常生气,稀里哗啦像放鞭炮一样数落了一大通。

老婆为自己剃光头的事发这么大的火,倒是张军事先没想到的,他以为顶多是被委婉地批评几句,就像她的学生犯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错误。作为大学的一名老师,副教授,为人师表,文质彬彬,学校的修养应该早已影响了家庭。

“我的脑袋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吗?”张军从刘燕的责备中发现了一个突破点,马上进行还击。他心想,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像个学生一样被老师骂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吧!况且现在不同过去,就算是学生,老师批评得不对,也可以辩解几句吧!虽然不能扭转局面,至少这样做,自己心里也舒服一点点。

“当然不是我的,但是单位的,是家庭的。”刘燕说。

“我不是你的学生,你少来事物是普遍联系的那一套。我的脑袋就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砍下来还是我的。”张军心想,犯了法要剃光头,但剃个光头还犯法不成?

“一个国家干部,四十几岁的人了,总要注意点形象吧?”刘燕说。

“形象不等于外表,剃个光头就破坏形象啦?我们男人不是你们女人,漂亮可以当饭吃,可以……”张军仍然不服气。

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女儿张阳放学回来了。

“哎呀呀,战争爆发啦?在门外都听到你们的枪炮声啦。”张阳一边说,一边在门口换拖鞋。

“你看看你老爸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简直像个劳改犯!”刘燕想找女儿帮忙,以求通过人数获得理数,从而压倒对方。谁知女儿的态度和母亲截然相反,她觉得父亲这样做,不但不影响形象,而且非常cool(酷)。

“懒得理你们俩,沆瀣一气,一丘之貉!”母亲甩门出去了,连饭都没有吃。

“感谢女儿的理解和支持。”张军对女儿双手抱拳说。

“看样子老妈是真生气呢!”张阳说。

“不理她,我们父女俩吃饭,让她减肥去。”张军说。

“老爸要到农场去种橡胶了,要种很久,那里很缺水,我又没有那么多时间洗头。你是知道的,老爸是油性头发,一天不洗痒得慌。”张军向女儿解释,心平气和。

“我知道,你以前说过的,可以三天不洗澡,不能一天不洗头嘛!”父女俩一起笑起来。张军本想告诉张阳,他是要去前线打仗才剃的光头,但他马上又觉得不妥,觉得还是不要把太多战争的理念传给张阳,毕竟她是个女孩子。尽管张军一直觉得,战争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女儿张阳做完作业已经睡觉了,而刘燕还没有回来。张军睡不着,不是因为与老婆吵架的事,两口子生活在一起,免不了碗磕碗、碟碰碟。这么多年,他从来不会把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放在心上,更不会因此寝食难安。他是看到了挂在卧室墙上那张穿着军装的照片。那是二十年多前,他参加西南边陲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在上战场前拍的一张标准照,当时是准备做遗像用的,不想命不该绝,正义的战争用不着牺牲。

与刘燕第一次见面,是张军刚从部队转业回来。他那时剃的就是一个光头,而且头上还有一个显眼的伤疤。那时候,刘燕还夸他很有个性,伤疤也很美丽。不想时过境迁,态度完全变了,当初讨人喜欢的个性变成了现在令人厌恶的德性。

(2)对待

农垦城市公寓是农垦局机关的职工宿舍区,坐落在南方市主干道旁的一处坡地上。因为地理位置好,人气旺,旁边有很多商业服务性铺面,其中一间美容美发店,装修的非常温馨。刘燕是这里的常客,与店里的老板娘很熟。

刘燕觉得,美容美发不仅是改变外表,更重要的是放松心情。当一个女人工作疲倦或心情不好的时候,静静地躺在一张舒适的沙发上,有人帮你把脸上的灰尘一点点清除,把凌乱的头发一根根理顺,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刘燕还把这种感受写了一篇短文发表在晚报的健康专栏,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使小区门口这间店的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为此,老板娘非常感谢刘燕,口头上把她聘为美容顾问,她每次美容美发不要钱。但刘燕不是那种有便宜就占的人,她还是随行就市,该付多少就多少。不过只要刘燕来,只要老板娘在,从来都是老板娘亲自动手服务,绝不安排其他人代劳。

对这一点,刘燕也乐意,并不是老板娘比年轻姑娘手艺好,而是两人年龄相近,谈得来,在美容美发的同时可以做一些生活、家庭尤其是相夫教子方面的交流。

“大姐,今天的脸色不太好,和谁在生气呢?”因为是这里的老顾客,彼此很熟悉,老板娘有什么就顺便问问。

“还有谁?不就是家里那些烦心事,真不让人省心。”刘燕还在气头上。

“是不是大哥剃光头的事?”老板娘问。

“你怎么知道?”刘燕很惊讶,差点弹坐起来。

“他就是在我这剃的,我劝了他很久,他就是不听。后来说,再不剃就换地方了,就只好剃了。”老板娘解释说。

刘燕不做声,她知道这种事当然不能怪罪人家老板娘,顾客是上帝,上帝叫干谁敢不干。

“大姐呀,想开点,男人剃个光头算什么,我老公什么事都敢干。我才懒得理他,只要他每月把钱交回来,他爱干嘛干嘛去。”老板娘继续说,“大姐啊,我以前也对我老公一些事不满,爱管。谁知越管越乱,不管他一个人乱,一管全家都乱了。”老板娘在谈自己的为妻经验,意在以己推人,开导刘燕。

“后来我也想通了,懒得理他。别说,他反而好一些了。我发现,男人和孩子一样,都有逆反心理,越管越对立,不管反倒好了。况且,过去旧社会,老公管老婆,天经地义,老婆敢怒不敢言;现在新时代了,老公也不是拿来给老婆管的嘛!我们女人,翻身就知足吧,不要去管他们,把他们男人当个屁,放了!”老板娘继续开导刘燕说。

不知是洗了头,还是听了老板娘一席劝的缘故,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刘燕感觉心情好多了。

“刘老师,又洗头呢?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啊!”刘燕从店里出来,正巧碰到农垦局高局长和他的老婆从外面散步回来。

高局长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刘燕摸不着头脑,刚才的头又白洗了。心里想,自己又怎么支持他们工作啦?

“我不是一直很支持你们工作的吗?”刘燕说。

“这次不一样,支持张军从大机关到基层做场长,这是大动作,不是一般人做得到啊!”高局长说。

“这样呀?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呢。”刘燕现在明白了,肯定又是张军先斩后奏了,他经常干这种事。

“啊?张军这小子,他还说征求过你的意见,你非常支持。我非把他撤回来不可。”高局长故作生气地说。

“不要这样,高局长,既然他想去,就让他去吧,我没意见,我支持。”刘燕心里想,就算有意见、不支持,又能怎样呢?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之后,看到老婆起床了,张军说:“还有一件事,本来昨晚要告诉你,但你又出去洗头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准备去南山农场当场长了。”

“随你干什么,永远不回来都没有关系,没有你,我们母女俩过得更自在。”刘燕怒气未消,但大清早的,她不想和张军吵架。

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他要做的事,谁管得了呢?刘燕也经常反思,张军这种独立独行、我行我素的性格是不是和他当初当过兵打过仗有关系呢?看来养儿千万别当兵,养女千万别嫁当兵的人。


                                                

 

红星深圳场友会欢迎你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