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星深圳场友会

联系乡情,团结友爱,济困扶危,造福乡梓,共谋发展

 
 
 

日志

 
 
关于我

“红星深圳场友会博客”,是为红星场友会的会员和广大在外的红星人,专门搭建的一个情感交流平台。其目的就是要让大家在人生的旅途中,在此小憩、在此倾诉、在此减压、在此加油。让漂泊在异乡的你,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友情和亲情,让每个生活在深圳的红星人的手握得更紧,心连得更近,具有更强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胶》 第二章 鬼子进村 (5)约定 (6)村容 (7)报道 (8)高中  

2011-10-23 21:39:51|  分类: 广垦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约定

         李毅来到农场后,除了跟着张军到处跑,就是整理档案室的材料。这是张军交给他的一项任务,其实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可能是长期无人管理,档案室的资料很乱,但从这些泛黄的纸质文档和发霉的黑白照片中,李毅的灵魂受到了一次次洗礼。读史可以明智,他觉得,农垦真是太了不起了,由此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记得在大四第一个学期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毅读到了一本名叫《突破》的书。这是一部长篇纪实文学,讲的是建国初期至80年代,我国为打破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自力更生发展天然橡胶的事情。书的尾声中叶剑英元帅的话给李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被世界植胶界公认为在北半球只适宜在北纬十七度线以南生长的巴西三叶橡胶树,已经在我国大面积北移种植成功,最高种植纬度达到北纬二十四度,这是世界橡胶种植史上的奇迹。

 中国从来就是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国家,正是这个奇迹让李毅开始关注农垦这个此前自己一无所知的特殊行业。随后,李毅又在党报上看到了关于南方农垦大幅度扭亏为盈的一系列报道,和同学一起跟着导师到南方农垦做过一段时间的实地调研,并亲自参与了有关调研报告章节的撰写。正是这一系列与农垦的接触,使他对农垦有所了解,并坚定了投身农垦事业的决心。

  这个周末,吃过晚饭,时间还早,李毅便一个人来到山上转转。虽然此前张军不止一次警告过他,现在社会复杂,不要尤其是晚上不要一个人出去瞎逛悠,不安全。但李毅偏不信这个邪,就是要出来走走,感受一下山的气息和夜的味道。这年头,难道还有鬼不成。况且,因为星期一局里要开会,张军周末就回局里去了,管不着。

  怎么回事?山上还真有哭声呢!是狼?不太可能;仔细听,很像女人。循着声音慢慢走过去,李毅发现是一个女孩蹲在一棵树下哭,声音不大,但伤心不已。

  这不是那天来农场的路上碰到的坐在牛车上的那个女孩吗?李毅一下子想起来了。

“小妹妹,你有什么事情吗?”李毅尽可能把声音放低,但突然的出现,还是吓了小女孩一跳。

 小女孩站起身,看见是那天坐她牛车的大哥哥,熟人,便不再紧张。

 “怎么了啊?有什么伤心事,说来我听听,看我能不能帮助你。”李毅说。

  原来,小女孩名叫陈妹,今天收到了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本来是件高兴事。但把通知书送给父亲时,父亲不仅不高兴,还当场撕碎了她的录取通知书,丢进灶里一把火烧了,并骂她:“一个女孩子家的,读完初中就不错了,还要读高中,想都别想,趁早找个富裕人家给老子嫁了,换点钱回来喝酒。”

  李毅听了非常气愤,世界上竟有这样的父亲,真想立即去教训一下这个恶父。但这种气愤又不能表现出来,怕加重小女孩的伤心。

“那你母亲呢?她不管吗?”李毅继续问。

“我母亲不敢做声,她要出声我父亲就会打她。”陈妹说。

  李毅丝毫没有犹豫,就决定帮助这个可怜的女孩完成学业。不就是钱的事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不是最难的问题。

 “那这样吧,我给你出钱读书,但必须保证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我现在身上有几百块钱,你先拿去,用完了写信给我。我是南山农场办公室的秘书,我叫李毅,毅力的毅。”李毅说。

  陈妹双手接过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边哭边呜咽:“大哥哥,你救了我的命,我以后一定会加倍还给你,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李毅把陈妹扶起来说:“不要说报答,就算我们有缘分吧,只要你学有所成就行。千万别干傻事了,只要活着,没有过不去的山。”

陈妹站起来,弯腰捡起地上的绳子,又鞠了几躬,才抹着眼睛离开。看着陈妹慢慢模糊的背影,李毅想,现代社会了,在这偏僻的山村,竟然还有为了上不起学而准备上吊自杀的。要不是自己碰巧遇上,一条鲜活的生命说不定就此结束了,多么恐怖的事啊!

李毅决定抽时间一定去南山村看看,去陈妹家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村庄、什么家庭、什么父亲。

晚上,李毅睡不着,想起遇到陈妹的事。由陈妹又联想到大学时的女朋友阿秀。阿秀家在西北落后地区,也是一个很穷的乡村,她家里为了她读大学,走投无路时,父亲竟然去卖血。到了大学之后,阿秀读书非常刻苦,基本上是靠奖学金完成了四年的学业。相比而言,陈妹家虽然在偏僻的乡下,但毕竟也是在经济发达的省份,怎么就还有这种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呢?看来国强并不表示民富,十多亿人口的大国,要想民富那将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啊!事实上,也只有民富了,国家才算真正的强大。

  (6)村容

其实南山村离南山农场不远,中间隔一个山头而已,就在山的那一边。李毅虽然没有去过,但在山上俯视过,村子很大,整个村掩藏在一片树林中,若隐若现,村子前是一片很大的湿地,很多鸟在飞。张军专门告诫过李毅,不要到那个村里去,里面很复杂。

李毅这人就是这样,从小好奇心很强,越不允许的事情,就越想去试探一下。但他做事从不莽撞,喜欢事前做详细的谋划,所以尽管爱冒险,但很少出事故。李毅想到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因为爱写文章,有报社的一个特约记者证,正好这时候可以派上用场。他马上翻箱倒柜,把记者证找出来,如获至宝。对,就这样干,冒充记者当然也不完全是假冒,证件毕竟是真的,装作采访,深入虎穴。

背个包、戴个帽、穿件马甲,一切准备就绪,还照了一下镜子,觉得挺像。早餐之后,李毅就正式出发了。

这个村的房子很奇怪,墙体是石头砌的,屋顶是茅草盖的,一般不是很大,基本上没有窗户,而且这些房子东一栋、西一栋,乱七八糟,很是随意。房子的外面也没有排水沟之类的设施,路上污水横流,臭不堪言。鸡鸭猪等牲畜到处乱跑,大小便随地都是。尤其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家人竟然把鸡养在床底下,而床上是乱七八糟的一堆黑乎乎的被褥,上面架着一根竹竿,竹竿上面挂满了衣服,一个小孩正趴在床上独自玩耍。

唯一感觉好一点的是村里的树,很多很大棵,主要是一种菠萝树。大学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同学买了一个大大圆圆黄黄而且带刺的东西回来,叫什么菠萝蜜,也叫树菠萝。切开之后,里面是一个一个的包,包的外层可以直接食用,非常甜。包里面的籽可以煮熟了吃,味道有点像煮熟的花生米。那是李毅第一次见识菠萝蜜,上网查实得知,原来这是一种热带水果。最有意思的是,其他的果实要么长在地下,像花生,要么长在枝上,像一般的梨桃,唯独这种果实长在树的腰杆部位。

李毅向这个村子里唯一的一栋两层楼房走去,他心想,大概这就是村委楼吧。这个两层楼也不大,几个窗户开得很小,四四方方像一个个炮眼,一扇铁门也已锈迹斑斑,旁边挂着一块有点斜的牌,上面写着“南山村村委会”,几个字已经有点模糊。

就在李毅东张西望胡乱猜测的时候,房子里大踏步走出来一个人。他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陌生人鬼头鬼脑,怪模怪样,便大喊一声。李毅被吓了一跳,虽然没听懂这人说什么话,但听得出这人中气很足,有点武侠小说里狮吼的功力。

李毅连忙掏出记者证,双手恭敬地递到这个人手上。那人接过证瞄了几眼,叽里呱啦说了几句,把证还回来。又对着屋里喊一声,一个妇女,大概是他的老婆,走了出来。他交代几句后,她就走了。直到这个妇女带着陈妹过来,李毅才明白,原来这个男的就是村长,也就是陈妹的大伯,这栋楼是村委会也是她大伯的家。刚才村长见来了个记者,就让老婆去叫陈妹过来当翻译,因为村里目前只有陈妹的普通话懂得最多。

李毅告诉陈妹,他是报社的特约记者,报社叫他来采访一下村里的情况,写一篇报道。李毅特别交代,一定不要提他是农场的人,陈妹自然接受。采访开始的时候,周围围了一大圈人,叽里呱啦,吵吵闹闹,被村长大声一吼,立马鸦雀无声。正在这时,一个小孩模样的人从楼上一纵而下,抢了李毅的采访本一溜烟就跑。不想被村长一个箭步截住,把采访本夺了回来。

陈妹向李毅解释,这个小孩是村长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堂弟,十二三岁了,有点傻,不走楼梯,老爱突然从楼上跳下来,大家叫他“跳楼崽”。

李毅想起来,上次农场举行三项仪式的时候,应该就是这个小孩在树上。

  

    (7)报道

      

了解完南山村的情况回来,李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为南山村的贫困、为南山村的愚昧、为南山村的与世隔绝。他觉得现在他要着手做两件事,一是写一篇文章,向社会反映南山村的情况,引起社会关注;二是抓紧学习南山村的方言,村里面有篇大文章,值得深入了解和研究,这得先学会他们的话。

关于写作,李毅在大学里学了很多理论,但他还是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不论什么文章,只要内容上有意义,形式上有意思则可,这是由广大读者决定的,所谓深奥的东西,那是象牙塔里专家学者干的,少数人的事。话虽这么说,但要写一篇好文章也不容易,这个周末,李毅过得很辛苦,脑筋连续转着。他有个习惯,凡事得赶快处理,即当日事当日毕,不然会占用脑袋的内存,影响运行的速度。

张军星期一在局里开会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李毅写的关于南山村的报道。他还故意把这篇文章推荐给高局长看,说这是他秘书写的,有点沾沾自喜的意思。张军这人就这样,对部下有一种儿女情怀,特喜欢自己部下出众出息甚至出头。部下越优秀,他就觉得自己越荣耀,水涨船高嘛!

这是发表在日报头版的一篇消息,因为标题有“南山”两个字,一眼就看到了。自从到了南山农场当场长以后,张军就对这两个字特敏感。张军心想,李毅真是个人才,周末两天时间,就搞出这么个大动作。

而农垦局的高局长,他比张军看得更远更深更全面。他在表扬一番李毅之后,对张军说:“要是我们在发展天然橡胶、带领职工致富的同时,让南山村也能脱贫,那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国有农场有这个社会责任,为地方党委政府分忧啊!”

而张军觉得,地方是地方,农场是农场,风马牛不相及,理他干什么。这种想法当场被高局长批评了一通,说他思想狭隘,鼠目寸光。

张军说:“既然局长觉得这么重要,那照做就行了,绝对没有问题,顺便把他们也解放了。”高局长笑笑说,说话容易做事不易呀,还是先把自己做强大吧。

张军回到南山农场的时候,天色已晚,早过了晚饭的时间。好在食堂的师傅了解张军,给他留了饭菜。吃过之后,他来到李毅的房间。此时,李毅正在用手提电脑上网,他也在网上搜索到了自己写的那篇文章,知道已经见报,而且被一些媒体转载了。不少网友看了这篇文章后跟帖发表评论,说简直不敢相信中国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有的说,要能配发一些照片就好了。

张军走进来拍了一下李毅的肩膀,他才发现张军已经回来了。还是张军先开口:“你小子,无法无天,擅自做主,做事先打招呼啊!”

“什么事没打招呼?”李毅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篇文章呀,我不在农场这两天,你干什么去了?”张军说。

“写一篇与农场无关的文章难道也要向你请示吗?”李毅发问。

“我说的不是写文章,而是你到南山村的事情。我不是交代你不能擅自进这个村子吗?”张军说。

“不是也没事吗?没你说的那么恐怖。”李毅说。

“有事还在这说话吗。我告诉你,我对你负有监护的责任,没有我在场,你不能再进那个村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张军警告说。

“倒是你这篇文章捅了大娄子了。”张军故弄玄虚,李毅不明白,又不是文字狱时代,一篇这样的文章还能捅什么大娄子不成。

“我们当初来南山农场,主要是两件事,一件是收地种胶,一件是改善民生。你这么一写,又多了一件事,高局长说了,要把南山村也给带富起来。”张军说。

“这不好事情吗?”李毅说。

“好什么呀,这么容易的吗,两家仇人,知道吗?”张军说。

“有你张场长,还有搞不定的事情,不会吧?”李毅拍起张军的马屁,不想张军果然上当。

“那也是,我搞不定还有谁搞得定。”张军得意地说。

接着,张军又和李毅谈起他的文章,说高局长都看了,很高兴,夸你文笔好,社会责任感强,总之夸得天花乱坠,让我这个当场长的也沾了光。这不,为了把这个好消息早点告诉你,我快马加鞭赶回来了。你要好好报答我,以后多写点关于我的文章,让局长也多表扬表扬我,我这人喜欢被表扬。

李毅说,请领导放心吧,以后一定多写你,不写你还写谁,一定争取早日把你吹到中央去。

张军说,吹到中央去可以,但千万不要吹到天上去,还是在地上生活踏实。

   (8)高中

       

收到陈妹第一封信的时候,李毅才知道学校已经开学了。陈妹在信里详细介绍了自己怎么样不顾父亲反对独自跑到学校报到,到了学校之后又怎样找到校长解释录取通知书被毁的情况以及新学期的打算,结尾的时候又特别写了一段感谢的话,应该说很真挚很感人。尤其是她向校长解释,说录取通知书是被自己不小心洗衣服时洗烂了的那个谎话,让李毅觉得,陈妹一定会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因为她有化悲剧为喜剧的能力。

陈妹在信中特别提到,因为她是学校新生中的前一百名,所以学校不仅全免了她的学杂费,而且每月还发一笔生活费。学校还承诺,要是谁考上了重点大学,为学校争了光,还有一笔可观的奖金。所以让李毅不必再担心她的读书费用了,非常非常感谢他,一辈子会感谢他。

在备感欣慰的同时,李毅又觉得,一个女孩心思太重会影响学习乃至前途,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接受她的感激,其实就是想转移她的心思。

这办法就是让陈妹通过写信的方式,教他学习方言。这对于陈妹来说,举手之劳,对于李毅来说,可以多学一门语言,可谓两全其美。收到李毅的回信,陈妹非常高兴,以后每写一封信就在文字上按照她们方言的习惯标上音,而且特别列了一张主要发音对照表,这让李毅非常兴奋,没多久就能说上几句了。

李毅觉得自己学语言还是很有天赋的,从小到大,不仅语文成绩好,而且英语也很不错,读大学的时候,很多同学为过英语四级苦不堪言,他很轻易就过了六级。慢慢的,李毅发现,其实南山村的方言还是有一定规律,就是卷舌音特别多,几乎说什么都卷着舌头,主要是汉语发音Z和J、C和Q、X和S混淆得特别厉害。和普通话联系起来,有的地方特有意思,比方说普通话里洗手的“洗”,在南山村就读作死人的“死”。如果说为了洗手,两个人互相谦让,就会说“你先死,你先死”。这样一来,谁都不敢先洗了。尤其是村民使用最多的口头禅“7768”,其实就是一句粗话,相当于普通话里的骂娘。

有一次,为了检验自己的方言水平,李毅向一个路人用当地话打招呼,竟然效果非常好。对此,李毅还觉得不过瘾,决定找个机会去学校探望一下陈妹,让她亲自检验一下自己这个学生的方言水平。

趁张军出去办事的时候,李毅提出要去看个熟人。张军也没多问,就把车交给了李毅,于是李毅就直接把车开到了陈妹所在的学校。他把车停在校门口,没有直接去找陈妹,而是先去找了校长、班主任了解陈妹的情况。当他从校长、班主任口中知道陈妹各方面表现非常优秀时,心情舒畅极了。

可当李毅在教室找到陈妹时,舒畅的心情又忧伤起来,一个班几十人,就数陈妹穿得最破旧。一个青春期的女孩子,上衣非常紧,裤子也很短,一双凉鞋还自己上了线。放学之后,看到李毅在教室门口等她,陈妹非常高兴,要不是顾及周围的同学,真想跑过去紧紧抱着他,高兴地哭一场。

没有商量的余地,李毅就像一个亲哥哥一样,用车带着陈妹来到一个商场,为她挑了几套衣服和两双鞋子。提着这些衣服和鞋子回到寝室的时候,陈妹情不自禁,扑在床上哇哇大哭起来。同寝室的同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面面相觑。

李毅做完这一切,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张军身边的时候,他才想起,原来自己计划的方言考试还没有请陈妹改卷。李毅想,还是大学时的心理学老师说得对,替代是最大的忘记,要想忘记一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做另一件事。



 


 


红星深圳场友会欢迎您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