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星深圳场友会

联系乡情,团结友爱,济困扶危,造福乡梓,共谋发展

 
 
 

日志

 
 
关于我

“红星深圳场友会博客”,是为红星场友会的会员和广大在外的红星人,专门搭建的一个情感交流平台。其目的就是要让大家在人生的旅途中,在此小憩、在此倾诉、在此减压、在此加油。让漂泊在异乡的你,感受到浓浓的乡情、友情和亲情,让每个生活在深圳的红星人的手握得更紧,心连得更近,具有更强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网易考拉推荐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2017-04-07 10:35:13|  分类: 在农场的岁月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因为人多地少,作为长兄的父亲放弃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带着妻儿一家六口人来到远离家乡的红星农场——这片红土地上承包土地。初到农场时,虽然父母亲勤勤恳恳,兄妹几个偶有打打下手,但由于家里底子薄,生活甚是艰辛,幸得老职工们的照顾,父母亲带着我们度过了一个个难关。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父母亲已白发鬓鬓,早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兄妹几个也早已成家立业。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2005年1月,应农场召唤,我结束了外飘的生活,追随着父辈们的脚步,回到哺育自己成长的红土地上。这块红土地承载着曾经的记忆虽然过了些年,但栗然在目。偶和儿伴谈起童年时的吃喝玩乐,令人趣味重生,回味无穷。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印象较深的是品尝来自崇左老乡意想不到的特炒:鸭公青叶炒饭、爆炒黑烧鸭。鸭公青——一种植物,在家乡小孩长了痱子,用它的叶混在水里搓出汁,然后涂在患处第二天即好;爆炒黑烧鸭,小伙伴们的统一叫法,其实就是炒熟后的花背蟾蜍,做法简单,花背蟾蜍表皮有一层粘液,一般抓回来后用热水烫过清除表皮的粘液,再清理内脏,洗干净后,整个拌着辣椒爆炒至熟即可,是下酒的美味。花背蟾蜍在橡胶园的蓄水池比较多,易捉,特别是雨后就叫个不停,爱喝酒的崇左老乡没事的时候,就约上酒伴寻着声音去抓,往往都能捉上一桶,然后哥几个一番捣鼓后,斟上小酒,猜上两小码,热闹非凡,感觉就像是农忙中的小聚会。现在,很久没听到花背蟾蜍叫的声音了,也没尝过爆炒黑烧鸭的美味。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红土地上的农场职工汇聚着五湖四海,也汇聚了各种民俗习惯。虽然人口复杂,但是品质淳朴,他们相聚在这里,凝成了一个大家庭,他们互相包容、互相帮助,亲如兄弟姐妹。在农忙时,连队各家庭都会自觉地抽出人员帮助需要帮助的家庭,像种蔗、拔木薯、摘菠萝的时候最多。来帮助的人不会收取任何的费用,受帮助的人虽然平时不舍得开荤,但这时为表示感谢,都会到集里买些好菜,请过来帮忙的人到家里聚聚,吃个简单的便饭,作为答谢。偶尔,家长们也会带着我们这些嘴馋的小孩蹭蹭饭。这种聚餐较多的时候是摘菠萝的时候,我们管这种聚餐为:吃菠萝饭。
       听一些老职工回忆,吃菠萝饭这样的家庭小宴是由越南归难侨发起的。红星农场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开始种植菠萝,八十年代初,种植菠萝已经是职工收入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因为摘菠萝果都是要求上午完成,时间紧,所以每逢摘菠萝,连队职工都会互相帮着摘,受帮助的人也会给些劳务费,但是职工们都觉得都是熟人(归难侨更多的是兄弟姐妹),既然是互相请着去帮忙,觉得来来回回地给钱没意思,都不愿领取劳务费,转而就以家宴请客吃饭的形式代替,这种家庭小宴一直持续了好些年。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记得,每次连队职工要摘菠萝时,都会提前一天夜里挨家挨户通知,有空的都会去帮忙摘。通知好人后,第二天主人家就早早去集里买些好菜,杀个鸡,美美地弄上一两桌。辛苦了一天的人们,收工后,都会回到主人家里吃便饭,同时在吃喝间谈论着他们的作物种植经,这时不喜欢汉子们喝两小酒的主妇们也不会去阻拦,免得打搅雅兴,所以吃“菠萝饭”显得特别热闹,就像过小年一样。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我第一次吃“菠萝饭”是在隔壁的张叔叔家,因为通知到父亲去帮忙,所以父亲就和我说要带我去蹭菠萝饭。因初到农场不久,没吃过菠萝饭,并不知道什么是菠萝饭,以为像芋头饭一样,也用菠萝和着米做的饭,觉得新奇,也没有和小伙伴们去外面玩,在家里守着,等着父亲带去蹭饭,可待填饱肚子后也没发现有用菠萝和着米做的饭,琢磨了许久也不知咋回事,心里觉得挺纳闷的,“不是吃菠萝饭吗,怎么就没见到用菠萝做的饭呢?”,因为胆怯,也没敢问正在喝着小酒的父亲。自己憋着一肚子的不舒服,跑回家向妈妈诉说,“妈妈,爸爸骗我,说带我吃菠萝饭的,都没见到用菠萝做的饭”。妈妈笑笑地轻声问道,“那你吃饱饭没?”我撇着嘴说:“吃饱了啊”。妈妈却笑着道:“傻儿子,菠萝饭不是用菠萝做的饭,今天,张叔家摘菠萝,请大家帮忙,然后请大家吃个便饭来感谢大家的,而这种饭呢,我们就叫菠萝饭,懂没?”“哦,是这样的”。随着慢慢地长大,吃的菠萝饭越来越多,也懂得吃菠萝饭的意义。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回农场工作不久的一天夜里,突然接到母亲的来电,电话里母亲说:“家里摘菠萝,明天回来帮忙”。听到家里要摘菠萝,心里甚是欢喜,第二天早早的回到连队,主动向母亲请缨道,“妈,我回来了,具体安排我做什么工,要不,我去曲界买菜吧,很久没吃过菠萝饭了”。母亲说道,“不用去买菜了,现在不兴弄菠萝饭了,你就到地磅里等,帮忙看看称,你爸和我都眼花了,怕看不准”。听了母亲的话,我心头一楞,觉得缺了什么,突然发现母亲的两鬓不知什么时候起增添少许的白发,只是本能地“哦”了一声,“咦,妈,怎么不兴这个了?”“儿子,你离家这么久,这难怪你就不知道了,现在老板订菠萝都三包了,包喷、包摘、包装”。“哦,那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那么辛苦咯”。“是啊,现在连队的职工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各自的工也比较多,如果像以前那样的做法,也请不了几个人来帮忙”。虽然似乎知道了不兴吃菠萝饭的缘由,但是心里感觉还是空落落的,也从那时起,吃菠萝饭成了我的回忆,弄不清哪一次是我最后一次吃菠萝饭了。
红星菠萝故事之一 “消失了”的菠萝饭 - 红星深圳场友会 - 红星深圳场友会
 
        2016年4月,徐闻县在曲界镇举办了第一届菠萝旅游文化节,活动中推出了一道用菠萝和着米做的菠萝饭,因为觉得缺乏原有的味道,所以也没动过去试吃的念头。
       菠萝饭不只是老职工们传承下来的感恩饭,我觉得更是体现红土地上农场职工淳朴的、无可替代的、独有的包容、互助、友爱精神品质。
       是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吃菠萝饭的家庭小宴消失了,但是他所体现的精神品质没有消失,我农垦各单位相继成立志愿者协会,呼吁人人团结、互助、友爱,我想这是对红土地精神品质的最好传承吧!

红星(深圳)场友会欢迎您光临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